二话不说,先炖一锅

想淡名朋……扩列太多的下场就是,你想删号,还不好意思删……

蜘蛛丝钳

漫步在最适合晨跑的路边
腕部系着反向牵引的线
一言不发  趁火打劫
我喃喃自语着如何心甘情愿
杂色的骏马飞驰
带着镣铐一路血痕
骏马嘶鸣着被我的绳索捕捉
五马分尸  无法分尸
言灵师说,活着

线的两端猩红近黑

身陷囹圄  何以挣脱
人在蜘蛛网中

携手入土,不胜荣幸

鹤丸国永是个守护神。

他原本只是无拘无束的山野小怪,没事儿吓吓小妖怪和山林外围的小村庄的村民,偶尔顺手帮一把陷入困境的倒霉蛋,再抢抢小妖怪们的宝贝然后还回去。

时间久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村庄里摆满了鹤丸国永的泥塑,连三岁小儿都知道有个白发金眸的“神”在庇护他们。彼时鹤丸国永想着不能辜负信徒的信(供)赖(品),石乐志似的花式降神迹。当时正逢战乱,神迹被参军的男人们一路传扬,渐渐地,小村庄被称为“神眷之地”。

那时各县各郡已经纷纷自立为王,交战不休。

小村庄的村民争气,以神眷之名集结军队,抡着棍棒冲向战场,至于菜刀什么的,还要用来做饭。鹤丸心说连刀都没有你们当过家家呢,感情儿什么都不拿全靠抢哈,又暗搓搓打个辅助扮个奶妈。就这么缝缝补补稀里糊涂的,小村庄以竹破之势吞并了整个中原,国号安达。鹤丸水涨船高,就成了真正的守护神。

其实成了守护神也没什么,他只是个守护神又不是国王,不用操心国家大事。只是这几届国王都太靠谱,鹤丸毫无用武之地。于是就这么无所事事地过了几千年,进入无神时代,鹤丸被迫下岗了。

正巧隔壁三条国来了几个外交官,其中有个叫三日月的年轻男人,端的是肤白貌美,腰细腿长,那双含着新月的眼睛几乎要将神溺毙,却出乎意料地老气横秋——这还真是吓到神了。初次见面,鹤丸对这个令神惊讶的小家伙很有好感,于是当机立断,丢下一堆糟心事跟着使者去了三条国。

而鹤丸大人有好感的表现方式就是,每天悄咪咪跟在小家伙身边、无聊了恶作剧吓唬一下小家伙、每天精挑细选出最出色的求爱者然后扔掉其他求爱者的礼物……

可以说是非常父爱如山了。

而三日月这几天就很困扰。

自己的发饰总会莫名其妙地歪掉,哪怕有助理整理也还是毫无效果,除此以外每天早晨总是有一份礼物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枕边,又偏偏没留下落款,再加上自己最近总是看见奇怪的东西、有时走路会趔趄……他果断递了病假条。

“也行,那下次外交就拿你照片顶上吧。”

“哈哈哈,听起来有点像供奉神灵呢。”

于是上司颇为可惜地打消了这个念头,目送他们政治界的颜值扛把子奔向外面的世界。

三日月没去医院,他先是订了一个饭店包间,然后去超市又购置了一套洗漱用具,难道是有亲戚来办事?鹤丸猜测。

鹤丸先三日月回家一步,将客房的被褥用塑料包好藏到杂物间,等着三日月回来后大吃一惊。

门开了,三日月脱鞋进入。他把洗漱用具放在鞋柜上,换上家(爷)居(爷)服又转去拿来茶壶茶杯,开始不紧不慢地煎水。鹤丸托着下巴,沮丧地盯着三日月的背影,心说果然自己还是和年轻人有代沟。

等鹤丸对三日月“吓一跳”的期待消退得差不多时,三日月终于徐徐泡完了他那壶古丈毛尖,笑着看向鹤丸所在的方向:“阁下不打算坐下喝杯茶吗?”

……

鹤丸:Σ( ° △ °|||)︴

三日月:ヾ(╹◡╹)

鹤丸:⊙_⊙ emmmmm…… (o ﹏ o) ノ?

三日月:ヾ(╹◡╹)

鹤丸:这不科学!

三日月:ヾ(╹◡╹)

“紫砂的那套几日前送人了,所幸白瓷的也很不错。”三日月为鹤丸注满一杯。鹤丸强自镇定下来,依照礼节将茶杯转了三转半,开口:“……壁薄如纸,洁白如玉,当真是景瓷极品。”三日月抬袖掩唇,倒不是为了鹤丸一副几千年前挖出的僵尸的腔调——本来也差不多,而是为鹤丸一脸吃尸米的表情。

鹤丸再也不父爱如山了,他瞪三日月一眼。

三日月笑容可掬:“阁下眼光真好。”

鹤丸等了片刻,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等着杯壁缓缓出现行行水痕时,抢先抿了口茶水,荡口清香,苦味温和,愈发醇爽。

三日月的笑容多了些纵容的意味,道:“虽然附近没有活泉水,但我在拜访贵国的途中曾用陶罐收集了些,希望能多少弥补紫砂壶的遗憾。”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见茶的温度恰好,品了口,“你是人吗?”

“哈哈哈,听起来像是骂老爷爷我不是人一样啊,但是我的确是人类,”三日月顿了会儿,继续道,“只是走运有点灵力而已。”

鹤丸闻言差点喷三日月一脸,道:“这个时代还存在灵力?那我可就万寿无疆了!”

“是吗,我可真是个幸运的老爷爷啊。”

“得了吧,难道是你爷爷渡给你的……你受过重伤?”

“哦呀,问这么多,鹤丸是想进我家门吗?”

“不,我不想!说起来,你应该二十多了吧,还没有女朋友吗?”鹤丸见好就收,改为嘲讽三日月。

“爷爷很早就去世了,不过我小时候的确受过重伤。”三日月小啜一口,“二哥救了我,用他的全部灵力换来了一个时间倒流四分之一生命的诅咒,这是家人后来告诉我的,他却忘了。”

“……四分之一的生命加一点灵力换一条命,算不上亏。”鹤丸犹豫着道。

“……是啊,算不上亏,至少我还拐了个媳妇。”三日月半阖眼睛,低头注视着黄绿明亮的茶水。

在这样沉重的氛围,鹤丸很犹豫是应该继续安慰三日月还是先反驳三日月的话。

“算了,都过去了,第一次正式见面是不是应该吃个饭?”

鹤丸稀里糊涂地跟着三日月去了之前订下的包间。

回到家——
三日月:“哦呀……备用被褥不见了呢?”
鹤丸:“等等我知……”
三日月:“哈哈哈,甚好甚好。”

————————————————————————

仓促结尾,因为懒得打字了,总之,基友嫌我写得模棱两可←_←(这就是熟了的坏处……好吧她说得有道理)
妖怪和人为什么能携手入土呢?当然不是说一个拽着另一个的手坐在土下面数甲壳虫,而是因为灵力消失(所以才有无神时代),鹤丸一直消耗自身的灵力,然后快消耗没了←_←,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于是在三日月自说自话的时候并没有反驳,多碰巧(“幸运的老爷爷对话”可见),所以才说不胜荣幸;
至于甚好甚好,三日月自信鹤丸和他是双剪头(比如没有署名的礼物);
——总之就是个小腹黑和小傲娇的俗套故事。

亏欠与妥协

我见过黎明
我见过黄昏
我曾穿着长袍,带着斗笠
穿过时间的交界
我始终前进,不曾停顿
却没有尽头
“我来过这儿。”
我看着已经长大的幼童
还有垂垂暮已的青年

行囊深处的野花
没能迎来它的同胞
我又见到了黎明
晨曦,真美

不可能性永久

那是美味的甜甜圈
有糖霜,果干,和杏仁
里面曾是甜蜜的可可浆
现在去了你的牙齿上
你去过面包店
面包是没有灵魂的
不必思虑再三
果蝇也喜欢
橱窗中有趣的皮囊
但它是如此圣洁
你见到的
仍是欢快可人的模样
无情人的漠视啊
已经蚀刻在可人的心房
那小小的白色肉虫
是你的旧识的小郎
毫无所觉啊
皮囊也只是温床
乖巧也不过假象
终有一天
展翅飞翔
无意于斑斓伪装
少年自大狂妄
何妨世间寻常
不过大梦一场
你恍然曾有邂逅
与甜蜜的可可浆
乌黑的齿背上
也映过杏仁,果干,和糖霜
而这一切
投射在盘旋的少年郎
你抬眼看向上方
怎可失去冷静肆意彷徨
有光辉不逊于阿波罗的马车
你神勇机敏承雅典娜之祝福
却奈何如春风野草
神后神王
极刚易折
慧极必伤
潘多拉的魔盒为秋日续章
少年终老
朽腐归西
予你病体
谁见哪怕苦涩萦喉
避无可避
提剑日月
更替再启
依然是熟悉的街道
面包店前有桦叶飘零
舞在欢快可人的甜甜圈
伪造轮回

超越自我

日向君,日向君啊……
[日向君,日向君啊……]
日向君太弱了啊……哈……
[日向君太弱了啊……哈……]
这样的日向君……绝对,绝对无法带来希望。
[这样的日向君……绝对,绝对无法保全自己。]

……
[……]

毕竟……日向君太弱了。
[毕竟……日向君太弱了。]

“……狛枝凪斗,你清醒点!”你回来啊!
什么啊……又是日向君……这幅失态的样子……
[什么啊……又是日向君……有必要这幅表情吗?]
真绝望啊。
[真脆弱啊……]
“……哈?日向君在说什么啊,我这样的渣滓,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喔?”
[……哈?日向君还有没有自觉啊,我虽然是个渣滓,但至少比你幸运喔?]
“……松开我啊,凪斗!”危险!
“嗯……明知什么都不会发生却还是做出这幅样子,果然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啊……啍……”
[嗯……以这样的恶运为代价,预备学科应该安全了吧……啍……]

……

“预备学科啊……连渣滓一样的我都比不上的你,可没资格站在我前面。”
“最后还不是预备学科救了你。”
“……啍,那还真是令人绝望啊。”

祝你平安(一)

聚财盆医生三明X白化病学者鹤球
不定更
OOC属于我
虽然看起来像BE,但其实是HE。

鹤丸国永今年25岁了。

并且他快死了。

当三日月将这件事告诉鹤丸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倒不如说,这是他们早已接受的结果。

鹤丸在福利院长大,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作为一名白化病患者,这和正常死亡也就没了区别。

三日月还记得第一次遇见鹤丸的时候,那是十七年前的事了。那时他转去鹤丸的病房,虽然是下午,窗帘也被遮得严实,可是屋中还是白得刺眼,好像是被那个白色的身影照亮一般。

“……原来……是天使吗?”十岁的三日月恍然,如果是天使,也无怪五条家会领养一个己经八岁的孩子了。

向父母告别后,三日月再也压不住对鹤丸的好奇,忐忑地向鹤丸搭话:“您好,我是三日月宗近,请原谅我的冒昧,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那身影缓缓转向声源,浅金色的眼中一片淡漠,带着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气息。三日月被这金色晃了神,一时只见鹤丸的嘴张张合合,却无意中喃喃出声:“……果然是天使啊……”,与以为恶作剧把人吓到了的鹤丸的关心交叠在一起。

……

“噗嗤……怪不得你对我的态度这么奇怪,原来三条家的末子居然是个喜欢读童话的幼稚儿童吗?”无欲无求的天使笑得开怀。

三日月因为这猝不及防的反差愣了一下,又听鹤丸继续道:“如果非要说的话,我觉得路西法更适合我。”

那时三日月才迟迟想起,五条家的养子鹤丸国永是一个白化病人。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三日月就意识到,他的第一印象是正确的。

“今剑最近怎么样?这几月我被拘在病房,连发信息都不行。”沉默片刻,鹤丸轻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拉回了三日月的思绪。

——————
白化病正常情况的寿命和人差不多,但是鹤丸显然是特殊情况了,姑且算个不怎么伏的伏笔?
顺便说一句,百科上说白化病人的虹膜是浅红色或淡蓝,瞳孔是红色,但个人感觉看起来发黄,或许是皮肤衬的?总之,对于鹤丸的金色眼睛,就假装前期是皮肤衬的,后期损伤略大所致吧[摊手]

[瑞金]你始终在我身边

游荡在街头看着驶向叹息桥的贡多拉失神,傍晚的威尼斯格外摄人心魂。在那水波荡漾映着残阳的金红藏着幽蓝,在那外乡人脸上不甚服帖而显得格外怪异的金色面具上轻颤的长羽,在那镶嵌在宏伟矗立的古罗马教堂被摧毁后又重建的石壁的璀璨珍珠,这一切的耀眼光辉,如同来自于那宝石蓝的澄澈双眼,夺人神魄而括繁华万世。

他知道,按照计划,此时一个野蛮的小矮子正在游轮上怒气冲天而不得不代替他们献出最珍贵的宝物,此时一个粗鲁的臭海贼正在叹息桥上满腹狐疑而不知自己将步那个传说中的可怜死囚的后尘,此时一个虚伪的古骑士正在教堂中一无所知而勤勉背诵明日情敌与王子殿下的婚礼台词。

不过现在,一切都要加上一个“本应”。

因为半月前,那双蓝眼睛已经不再注视这个世间。

现在,野蛮的小矮子正念着悼词,粗鲁的臭海贼正迎着客人,虚伪的古骑士正做着祷告。

而他不在。他现在正游荡在傍晚的威尼斯,游荡在他们的计划中。

一切并没有太大变化,区别不过是看不见那双蓝眼睛而已。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

坟墓里的灰尘不是你,所以那些就没有意义。只有弱者才会需要依托,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这个事实——二十多年从未改变的,你在我身边的事实。

你承诺过,你始终在我身边。

爱与希望

雨积成了溪流
沙积成了大漠
途经十年,焚尽韶华
愈燃愈烈
我祭出肝脾
我凝视你
我剑斩青空
我征伐你
一轮相识
半轮空痴
蔓延塑造永恒
请吧,拜托
这是我那蛀空了的心
请进,我亲爱的蛀虫
你的千足已被我的血管缠绕
你的腰身已被我的筋骨禁锢
你的头部已被我的脑浆淋湿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谁知道呢
我早已在玛雅纪年的末端
献上生命为你盛装

所谓脑洞就是看起来胡说八道细想却很有道理的东西

为了嵌入不可修改的模具,可以说十分OOC了,但是这样浓烈而毫无后患的感情简直让我爱疯了,想了很久,大概辰砂和法斯会更适合这种感情?笔力有限,不伦不类而毫无情节可言,因为比起故事更喜欢描述,掺杂大量无力表现只好口述的尬讲,姑且图个过瘾。

关于他们,是法斯挑明的。

“安特库,我,法斯,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法斯瞪大眼睛了看他,那抹熟悉的冰绿一改往常,以绝望和偏执为主调,六分之一的忐忑与三分之一的急切使前调微微上扬而多变,四分之一的愧疚与四分之一自卑的使末调渐渐沉重而滑稽。

但主动引诱的,绝不是法斯。即使法斯一直这样以为。

独自领舞了数百个冬季,几近注定的孤寂疲惫被一株柔嫩的薄荷芽无意间搅碎,漾起的涟漪化作双色蛇,密密麻麻地守着薄荷,每天小心地松土施肥,却担心小芽会趁自己打水时悄悄离开。
老师的拥抱只是堪堪作锁,法斯却可能成为长期的良药,这样虽然看似对法斯很不公平,但自己的感情绝对真挚——自然而然,而且更深。

但是无论是安特库抑或法斯,都从来没有搞清对方的心意——怀疑,迷茫和自嘲。

他们猜到了,又好像没猜到,他们的感情本质毫无区别。
法斯始终执着着把安特库带回去,那是他之后一切行为的路标。事实上,在那时,安特库对于法斯并非意味着什么不同,只不过是一个十分亲近的,令人敬重的,有些可爱的朋友兼前辈。只不过凑巧,几次拖累他人的愧疚自厌,空有力量却软弱无用的自责不甘,眼睁睁看着安特库因为自己而被抓走的冲击力等等因素的叠加刹那爆发,又经过漫长时间的酝酿发酵,令安特库成为了那个最特别的存在。
而安特库呢?因为其本身的特殊性,相熟的人寥寥无几,难得出现一个距离近的人,当然要牢牢抓住。法斯对他强烈而畸形的执念让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正因为法斯恰好有他想要的,他反而更变本加厉渴求法斯,那是一种主权意识。

法斯自责于自己感情的自私,所以他已经有了放手的觉悟。安特库始终认可自己的自私,在他看来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法斯微笑着站在一旁,看着安特库与金刚老师每年的例行拥抱。
“谢谢老师,我们去工作了。”安特库走向法斯。
“……老师,不公平,我也要!”不等安特库反应,早已大有长进的法斯跑到老师面前张开双臂。
老师笑着再次伸出双手,却捞了个空。
安特库臭着脸保持着拉回法斯的姿势,向老师鞠了一躬:“我们去了,您早点休息。”随后离去。
远远地,风送来他们的嬉笑。
“安特库~~我走不动了,背我嘛~”
“刚才还不是很能跑?”
“嗯……嘿嘿!我就知道安特库最好了!”

……似乎还不如纯情节呢,这样写是不是多出了好多额外字数啊……看也好累……好吧,千金难买我开心,不亏不亏。